【六韬·文韬8守国】诗解圣顺自然义正诚通

【六韬·文韬8守国】诗解圣顺自然义正诚通 题文诗: 王问太公:守国奈何?太公答曰:斋将语君, 天地之经,四时所生,仁圣之道,民机之情. 王斋七日,北面拜问,太公对曰:情生天地, 天地有情,天生四时,地生万物,天下有民, 仁圣牧之,牧民以情.故春道生,而万物荣; 夏道成长,而万物成;秋道收敛,万物丰盈; 冬道收藏,万物静寻.至盈则藏,藏则复起, 莫知所终,莫知所始.圣人配效,法天择地, 以为经纪,自然而然.故天下治,仁圣隐藏; 天下以乱,仁圣以昌,拨乱反正,至道其然. 圣人之在,天地间也,其宝固大,诚通天地. 因其至明,顺其真常,义正视之,则其民安. 民动为机,而得失争.发以其阴,会以其阳. 为之先唱,天下和之.极反其常,至常真情, 真情之致,莫进而争,莫退而让,非争非让. 守国如此,天地同光,和光同尘,无为而治. 原文: 文王问太公曰:『守国奈何?』 太公曰:『斋,将语君天地之经①,四时所生,仁圣之道,民机之情。』 王即斋七日,北面再拜而问之。 太公曰:『天生四时,地生万物,天下有民,仁圣牧之②。故春道生,万物荣;夏道长,万物成;秋道敛,万物盈;冬道藏,万物寻③。盈则藏,藏则复起,莫知所终,莫知所始。圣人配④之,以为天地经纪。故天下治,仁圣藏;天下乱,仁圣昌,至道其然也。圣人之在天地间也,其宝⑤固大矣。因其常而视之,安。夫民动而为机,机动而得失争矣。故发之以其阴,会之以其阳⑥。为之先唱,天下和之。极反其常,莫进而争,莫退而让。守国如此,与天地同光。』 注释 ①经:常道,通理,一般规律。 ②牧:治理,管理。 ③寻:【武经七书直解】作『静』;隐藏不动的意思。 ④配:相配,引申为参照仿效。 ⑤宝:指圣人的地位和作用。 ⑥发之以其朗,会之以其阳:发,蕴育,发展。阴,暗中,秘密。会,际会、时机。阳,光明正大。全句意为隐蔽秘密地发展力量,抓住时机,正大光明地进行讨伐。 译文: 文王问太公道:『怎样才能保卫国家呢?』 太公说:『请您先行斋戒,然后我再告诉您关于天地之间运行的规律,四季万物生长的原由,圣贤的治国道理,民心转变的根源。』 文王于是斋戒七天,以礼再度拜问太公。 太公说:『天有四时,地生万物。天下有民众,民众由圣贤治理。春天的规律是滋生,万物都欣欣向荣;夏天的规律是成长,万物都繁荣茂盛;秋天的规律是收获,万物都饱满成熟;冬天的规律是贮藏,万物都潜藏不动。万物成熟就应收藏,攸藏之后则又重新滋生。如此周而复始、循环往复,既无终点,也无起点。圣人参照效法这一自然规律,作为治理天下的普遍原则。所以天下大治时,仁人圣君就隐而不露;天下之时,仁人圣君就奋起拨乱反正,建功立业。这是必然的规律。圣人处于天地之间,他的地位作用的确重大。他遵循常理治理天下,使民众安定。民心不定,是发生的契机。一同出现这种契机,天下权力之争夺得失也必然随之而起。这时圣人就秘密地发展自己的力量,待到时机成熟就公开进行讨伐。首先倡导除暴安民,天下必然群起响应。当变乱平息一切已恢复正常时,既不要进而争功,也无需退而让位。这样守国,就可以与天地共存,与日月同光了。』